诗歌赏析之手枪

  • A+
所属分类:新诗歌
摘要

手枪可以拆开,这是常识.但”拆作两件不相关的东西”,就令人困惑.其实,诗人是在拆解词语;同时,通过拆解词语来拆解诗歌本身,拆解这个世界的内在肌理–枪变长可以成为一个党/手涂黑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党这个世界,充满了符号.标签和面具.诗人道出了一个事实:长枪党.黑手党,都只不过是一种符号化的身份.而在”外在身份”的下面,有着更为隐秘的东西:可能是私欲,可能是罪恶,也可能是别的什么东西.

手枪可以拆开

拆作两件不相关的东西

一件是手,一件是枪

枪变长可以成为一个党

手涂黑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党

而东西本身可以再拆

直到成为相反的向度

世界在无穷的拆字法中分离

人用一只眼睛寻找爱情

另一只眼睛压进枪膛

子弹眉来眼去

鼻子对准敌人的客厅

政治向左倾斜

一个人朝东方开枪

另一个人在西方倒下

黑手党戴上白手套

长枪党改用短枪

永远的维纳斯站在石头里

她的手拒绝了人类

从她的胸脯里拉出两只抽屉

里面有两粒子弹,一支枪

要扣响时成为玩具

谋杀,一次哑火

--------

————

手枪可以拆开

拆作两件不相关的东西

一件是手,一件是枪

枪变长可以成为一个党

手涂黑可以成为另外一个党

而东西本身可以再拆

直到成为相反的向度

世界在无穷的拆字法中分离

手枪

诗歌赏析之手枪

手枪

发表评论

:?: :razz: :sad: :evil: :!: :smile: :oops: :grin: :eek: :shock: :???: :cool: :lol: :mad: :twisted: :roll: :wink: :idea: :arrow: :neutral: :cry: :mrgreen: